郁泽川

Entry level lawyer
摄影 钢琴 高冷脸
人民的段子手


“要点'推荐'啊TAT!!”


iPhone SE + Canon 500D



兼职美食blog
也混二次元




谢绝无授权转载
欢迎理性拍砖

WB:@郁泽川

©郁泽川
Powered by LOFTER

俩礼拜前,我们组入职最晚的律助妹子Z跑过来忧心忡忡地跟我说,老板找她谈话了。

我:老板又跟你说啥了?

Z:老板说我家住得太远(大兴,办公室在东三环),不能在办公室加班

我:你跟老板说你在家加班呗

Z:我跟老板说了,但老板不是总拿年轻律师要住在办公室这个说法来压我么

我:那你准备咋办?

Z:在附近租房呗,不然让老板开了我吗……你了解周边房源吗?

我:……



就在我以为我老板已经够奇葩了的时候,我又从Ryan(好久不见的Ryan!)那里听到了更奇葩的事。

之前的加班记录里我应该有提过我们组有个律助妹子D没过试用期,之后妹子转去了别的合伙人手下,且称为合伙人George。

George要求所有律师助理早上9点必须到办公室,晚上不过12点不许回家;前者每天有秘书巡视,后者他老人家亲自给每个律助的座机打电话查岗。

如果你问George手上到活做完了能不能早回家,George就会给你派更多的活,让你加班到12点也做不完。

听到这儿我突然觉得我老板没那么可憎了。

然而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因为强制加班的缘故,导致律助妹子D每天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都是后半夜的事了,时间长了房东老太太觉得小姑娘是做特殊行业的,又苦于租期没到无法让妹子搬出来,只能见着妹子一次就骂妹子一次。

换做任何妹子都受不了自己天天玩命工作却被扣了个特殊行业从业人员的屎盆子。

于是妹子跑去跟George商量能不能放她前半夜回家。

George说,要么忍着,要么搬家,不然就辞职。



不得不说,这行业的变态们真是一山比一山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