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泽川

Entry level lawyer
摄影 钢琴 高冷脸
人民的段子手


“要点'推荐'啊TAT!!”


iPhone SE + Canon 500D



兼职美食blog
也混二次元




谢绝无授权转载
欢迎理性拍砖

WB:@郁泽川

©郁泽川
Powered by LOFTER

加班记录14

life is miserable.

考完司法考试刚回到办公室就迎头砸来一个噩耗,办公室各部门调整之后需要按照业务分区调整大家的人座位。

在加班记录里许久没有出现的Ryan同学终于找回了存在感。

经过部门调整,Ryan老板所属的US legal team因为最近一直在死磕H股IPO被划归到了金融资本部下的资本市场组;通过Ryan君新结识的一干基友因为恰巧share一个大老板,于是依据大老板的业务被简单粗暴地分去了金融资本部下的私募/基金组。唯独我(所在的组),跟着大魔王做了三个月投融资和基金项目结果被扔到了公司证券部,而且竟然还是工业/汽车/化工组……这仨月里看起来最接近这个组项目的大概就是给个金矿公司写SPA= =

于是Ryan他们这周五就要搬去另外一个办公楼了,身边的好基友们全部、一个不剩地,都搬去了另外一个楼……


要知道我是个刚考完司法考试的人,还没能从“荔枝吃多了查出酒驾怎能办”,“甲给乙下毒后反悔,带乙去医院的途中,乙说自己其实很想死,于是跳车逃跑后死亡,如果事后证明乙若及时就医还是能够救活的,甲有何责任”,“女朋友和妈同时陷入火海,只救出了女朋友该怎么办”之类的脑坑里爬出来。所以当我听说要搬家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真的是,考了个司法考试而已怎么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我嘤嘤嘤嘤地在基友群里抱远在香港printer section且这周五之前回不来的Ryan同学的大腿表示“亲爱的没想到上个周三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同一层办公室里相见呢!”被高一级的学姐毫不留情地傒道,有了小鲜肉就忘了学姐(Ryan比我小2个月)。

学姐话直,倒也让我反思了一下Ryan同学于我而言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五六年的friendship,怎么说也是躺在一张床上睡过的人(当然不是sexual性质的),两个人吃过饭看过电影听过音乐剧拍过午夜的街景,你给我整过衣摆,我给你打过领带,在DC准备NY bar exam的时候还合租了三个月的房子。

说真的我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是挺喜欢Ryan的,但因为一直坚信Ryan不会喜欢上现在有机会接触到的任何一个人,所以一厢情愿地认为能够一直在他身的人只有自己。甚至在他本科拒绝过一个小师妹在情人节的表白之后我还很遗憾地跟他说,又miss掉了一个可以看你谈恋爱的机会呢,难道真的要找个汉子来给你开苞吗(然后被追着打了两条街。

一想到从下周开始就不能经常见面了(虽然现在即使在同一层办公室也顶多一周见三回=皿=)就觉得心里挺窝的。


我真的喜欢他吗?我也不知道,还特地去问了一个喜欢了他快十年的基佬——胡萝卜君。胡萝卜君是Ryan的师兄,对Ryan的真心天地可鉴,人在加拿大从本科读到博士了,这么多年来仍然在每年Ryan生日的时候送他两盒他最爱的蓝罐曲奇(胡萝卜君给我看过他的amazon和某宝订单记录,只有蓝罐曲奇……)。

我问他有没有觉得我喜欢Ryan,这个该死的感性的基佬跟我说,当你开始思考你喜不喜欢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喜欢他了。


我简直不知该如何反驳。


评论(4)
热度(1)